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要闻

临汾器材制造服务中心

来源:技术     时间:2021-12-04 22:56

临汾器材制造服务中心v08v3,潜江塑料制品营运部,衡阳塑料总公司,鄢陵县器材制造有限公司,宝鸡家具制造营运部

临汾器材制造服务中心

  3月22日,在外地打工的陈昌雨从广东赶回云南,来到医院,看到的是全身烧伤,脸上多处疤痕的妈妈和能够下地行走,烧到脚和手的爸爸。   从妈妈口中,他得知3月14日晚上,双方发生争执,爸爸拿起一壶汽油泼了一屋,妈妈去争夺时也被泼了一身,然后爸爸点着了火,了解了这个情况后他选择报警。   陈昌雨妈妈住院照片(图片来源:受访人)  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之后爸爸出院,而妈妈因为伤情过于严重,于7月28日去世。11月25日下午,陈昌雨告诉正观新闻记者,爸爸已被警方拘留,目前他只希望法律可以给妈妈一个公道,对于爸爸,他暂时还无法面对。   陈昌雨妈妈(图片来源:受访人)   母子二人经常被爸爸辱骂、殴打   在陈昌雨的印象中,他的童年是没有父亲的存在的。   11月25日下午,陈昌雨告诉正观新闻记者,爸爸和妈妈是偶然认识的,原本妈妈家中早已为她安排好一门亲事,但妈妈不喜欢,多次相处之后和爸爸产生了感情,于是家人便去打听一下爸爸人怎么样,“打听了之后觉得这个人不行,就是一个地痞流氓,什么事都不做,名声不好”,原本以为这份感情就这样不了了之,但没想到妈妈在一次赶集时被爸爸撞到,爸爸叫来几个朋友把妈妈带回家,然后强行发生性关系,“因为那时候的女人比较封建,爱惜自己的名声,没办法只能和他在一起了”。   2001年,陈昌雨出生,但两人领证是在几年之后。   陈昌雨表示,在他15岁辍学之前,爸爸曾坐牢两次,“一次是在2001年至2008年,一次是在2013年至2016年,他们是在爸爸第一次出来之后领证的”,但对母子二人的辱骂和殴打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,“只要他一不开心,一不高兴就拿我和我妈撒气”。   后悔逃离的时候没有带妈妈一起走   2016年陈昌雨读初三时,爸爸出狱。   在长久的生活中,妈妈已经充任了爸爸的角色,而爸爸的回来让他压力倍增,生活中的长期缺席和不时的辱骂殴打让陈昌雨对爸爸产生了恐惧。   中考之后,15岁的陈昌雨开始了外出打工的逃离生活,临走时他也曾询问妈妈是否愿意和他一起走,但因为家中有太多不舍,妈妈还是拒绝了他,“如果说我再肯定一点,我把妈妈带走了,可能我妈妈现在还好好的,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”。   “爸爸第二次出狱后,妈妈从他们睡的床上发现了一根女人的头发,此后爸爸会夜不归宿或者半夜三更往外面跑,妈妈就尾随他到另外一个村子去,到那个女人家,爸爸和那个女人站在屋子里,那个女人的头发和床上的头发颜色是一样的”,同时陈昌雨表示,妈妈从未想过离婚,反而是爸爸曾到法院起诉离婚,并索赔10万元,经过法院调解后撤诉。   再也不想回那个家了   3月15日早上,陈昌雨收到了邻居发来的消息,得知爸爸妈妈因为吵架住进了医院,起初他以为是玩笑,打电话给妈妈求证,妈妈告诉他是给摩托车加油时,爸爸在旁边抽烟产生爆炸烧到的,不严重。   随后陈昌雨给爸爸打了电话,在意识到不对劲后便联系小姨,让她到医院看一看。3月22日,他从广东赶了回来,了解到情况后当天晚上选择报警。   “我报警之后他们(爸爸的亲戚)就没再管过我妈妈了,然后就把我爸跟我妈两个人扔在医院,让我一个人负责”,陈昌雨告诉记者,他在医院照顾了爸爸将近半个月后,爸爸出院了,之后照顾妈妈到7月28日去世,7月29日做了尸检。   陈昌雨表示,3月份报警,尸检结果10月16日出来,同月警方立案,因为担心警方不立案再加上尸检结果没有出来,尸体一直停放在殡仪馆,10月份才火化,尸体停放殡仪馆的费用和3月22日之后妈妈的住院费都是他承担的,为此他已经欠了十几万。   图片来源:受访人   陈昌雨告诉记者,11月25日负责此事的派出所工作人员联系他,告知其爸爸目前已被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,他希望法律能够替妈妈讨回一个公道,让妈妈入土为安,而对爸爸,他不乏怨恨,“如果法律允许的话,我想拿刀把他砍了”,经过此事之后,他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孤单一个人了,而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家,“回去之后留给我的只有伤痛”。   11月25日下午,正观新闻记者致电该派出所,工作人员表示陈昌雨爸爸确实已被拘留,但案件具体进展不方便透露。 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